Tag Archives: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他是什麼家,三千萬威震世界

標準

他是什麼家,三千萬威震世界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金門晚報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星期日 庚辰年農曆四月二十五日 第01183號

 

他是什麼家,三千萬威震世界

 

有人評論說,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是佛法家,有人說是大畫家,又是大歌唱家,是大醫學家,是倫理道德大家,也有人說他是科學家。五月二十八日,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威震圖將由甄藏國際藝術有限公司開價三千萬台幣拍賣,昨日新聞刊出,整個世界畫壇聞之大為震驚,好像一個原子彈爆炸了,認為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是佛教的畫,超越藝術界的畫價。其實,這是不懂藝術的人給媒體的錯誤解釋。其實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是當代畫壇絕無僅有的大藝術家,他的畫十一幅作品早在西元一九七八年即由中國參加美國費城的國際藝術展覽,中國政府還專門修建了歷史上第一座大型藝術博物館來陳列他的兩百多幅畫作。

義雲(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不但是一位著名的大藝術家,而且是藝術界的領袖人物,二十幾歲即擔任中國教科文國畫研究會會長,該會在藝術壇層次極高,領導人有周穎南、吳丈蜀、錢君匋、謝稚柳、梁漱冥、萬籁鳴、臧克家等。在中國畫史上是找不到有哪一位藝術大師有他的技法、風格以及品類全面的,其他的畫家最多二三種技法就算不錯了,如張大千先生三種技法,能畫線條技法,能畫傳統技法,能畫潑墨技法,但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一個人即能畫幾十種不同的技法,並且種類繁多,無所不精。畫山水、人物、動物、花鳥、魚蟲,無論是工筆和大寫,都達到格高境大、氣韻生動的境界,在他那一本重五公斤半的巨型畫集中,即可見端倪。一九九六年,四川日報、成都晚報就公開刊登廣告,拍賣行以每平方英吋一七○○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大師的畫作,因此,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是世界水墨畫壇達到最高境界的大畫家。

正因為如此,西元一九九一年,世界文化大會授予他東方藝術大師的稱號和勳

章,一九九四年又授予他全世界唯一的特級國際大師,是元首級榮位的最高稱

號。當然,他同時也是倫理道德家,出有「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哲言選」等書。他是歌唱家,出有十四盤歌唱專輯帶,著名歌唱家張學友都是他的學生。他是科學家,研究有霸王春、碧玉春,成為世界茶道上最極品之名茶。他是醫學家,曾經為各類人治病,一天掛號達三百多人,研究有「一次靈」和「風濕注射液」等若干種藥。

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為什麼一個人竟然積聚了若干專家的本事?主要來源於他是佛教法王大師,他是真正在佛法中五明俱足的人,以上論到的所有功夫本事都只是五明之一,因此與其說他是什麼家,毋寧說他超越了「家」,是有益於人類之妙寶、稀世奇珍之巨匠法王大師。

 

 

他是什麼家,三千萬威震世界

 

此文章链接:https://greatprajna.org/2018/09/06/%E4%BB%96%E6%98%AF%E4%BB%80%E9%BA%BC%E5%AE%B6%EF%BC%8C%E4%B8%89%E5%8D%83%E8%90%AC%E5%A8%81%E9%9C%87%E4%B8%96%E7%95%8C/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王程娥芬居士依大法王修觀音法得大成就

標準

王程娥芬居士依大法王修觀音法得大成就.JPG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豪光遍地,佛光飛紛

聖號三界徹震,諸佛現全身

──王程娥芬居士依大法王修觀音法得大成就

 

天天日報 B4 宗教天地 06/12/2004

文/智蓮

王程娥芬居士,中國四川新都縣人氏,今年81歲,老居士依止金剛總持益西諾布大法王修學觀音法,是大法王的至親。今年三月,老居士顯四大分解之相。

4月13日被子女送入成都總醫院,經檢查,一切指標正常,心電圖、腦電圖都診斷無病,身體健康。但4月18日的X光胸片上卻看見雙肺全無顯影,一片空白,醫生十分驚訝,從未見過這種情況。進一步檢查,確定雙肺完全停止工作,沒有呼吸功能了,不能吸氣也不能出氣了。所有人都奇怪極了,沒了呼吸不就是死人嗎?可王程娥芬居士沒有呼吸還照常是活人,而且還能正常說話!有人將一片小羽毛放在老居士鼻孔和嘴巴前,果然眼睜睜看見十幾分鐘過去,羽毛紋絲未動,老居士徹底沒有了呼吸,但卻還正常地活著講著話。醫生們驚詫之極,更不知如何是好,這是醫學界乃至整個人類世界的一件天大的奇聞。老居士就這樣在雙肺完全停止工作的情況下,一個多月內能說話能活動。大家當然不瞭解,這就是老居士修持佛法的證量。

王程娥芬老居士住進成都總醫院兩三天,便呈現大德西歸之境。她告訴大家觀世音菩薩已經通知她要接她去西方極樂世界了。她做好後事安排,把胸前掛的佛像,手上戴的飾品全摘下來分給兒女,換上了壽衣,靜待觀世音菩薩到來。她不停地合掌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還叫助念的人都跪下念誦觀世音菩薩聖號,說菩薩已經到了。果然,全病房的人突然聞到異香撲鼻,空中有天樂響起,菩薩駕臨,但老居士卻沒有走成。老居士對大家說,觀音菩薩告訴她,是她遠在美國的親人益西諾布大法王阻攔,請菩薩不要接走。幾日後觀世音菩薩第二次來接,老居士沒有驚動身邊的人,獨自不停地念誦、合掌,旁邊的人聽到她說:「極樂世界好美哦!好多花啊!」

這次依然是因為大法王阻攔觀世音菩薩沒有把老居士接走。記者採訪時,老居士雖然不願多講話,但還是很負責任地一定要親自錄音:「我看見了觀世音菩薩穿的青衣,極樂世界好美啊!還有樓臺亭閣,好多花啊!」

西元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二日,美國洛杉磯時間晚上十一點(中國時間5月23日下午約2點),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法師被她的大法王上師叫到餐桌旁,告訴她,法王的至親王程娥芬女士,將于美國第二天,中國的今天,在中國四川省圓寂,由觀世音菩薩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大法王讓隆慧法師在第二天將要舉行的浴佛法會上,公開對七眾弟子宣佈王程娥芬居士圓寂,並將修法功德回向給老居士。大法王又補充說:「你聽清楚,她現在還沒圓寂。明天你們修浴佛法會,功德較為殊勝,我不能再請觀世音菩薩留下她了,等我晚上修完法,明天觀世音菩薩就會來接她走。」果然第二日(5月23日),洛杉磯時間早上七點,中國時間二十三日晚上十點左右,在隆慧法師到法會現場之前,接到來自四川的電話,說王程娥芬居士已於二十分鐘前,被觀世音菩薩接走。

在當天的法會上,浴佛儀式剛剛完成,眾人將功德回向王程娥芬老居士,忽然所有人看到穿紅色法袍的釋迦牟尼法王子銅鑄像忽然放射極為耀眼的金色光芒,久久不散,歷時兩個半小時才慢慢消失。這與大法王傳老居士如來正法得大成就息息相關,否則歷史上怎麼從未有哪次浴佛會見到佛像放光?

中國時間5月23日晚上九點半過,王程娥芬老居士剛被觀世音菩薩接走,房中那個以前從街上買來的念佛器裡發出的普通念唱聲,突然變成了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益西諾布大法王在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大法王念佛聲比念佛器裡原來的聲音要大聲清晰得多!在場的人感動又震驚,釋心珍居士激動地錄下了大法王的法音。中國時間5月24日晚上十點多,王程娥芬老居士紅光滿面的法體被迎奉到中國四大叢林之一寶光寺中簡易而莊嚴的佛堂。

中國時間5月25日下午四點多,在臨時搭建的寶光寺佛堂,大法王眾弟子靜心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不多久,所有人都聽到念佛器裡突然沒有了原來的聲音,而變成益西諾布大法王領著許多人在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未久又轉念「南無阿彌陀佛」,後又再誦「南無觀世音菩薩」,眾人激動地隨著大法王一聲聲念誦,釋心珍、釋心恩兩居士現場錄了音。約5分鐘後,一道佛光閃耀,投射在佛台和王程娥芬居士的法體上。隨即,空中出現了佛光。所有人都奔出屋外頂禮歡呼,無論是否大法王弟子,無論是否學佛修行的人,都各自看到了奇妙景象。天空中五彩佛光旬旬擴散,一如彌陀經所述,佛光中化佛無數,化菩薩廣坐無邊,光彩擴張至無際之空;四周的雲朵呈斑斕七彩,地上、空中、樹上佈滿金黃、藍色的光團;太陽與峨嵋月同在一處,日月同輝莊嚴吉祥;太陽不停閃爍跳躍,從中化出了無數佛菩薩,很快又化出銀輪和數不清的毫光萬丈的法眼,或化出身著彩飾的雄獅,還有蛟龍!佛光中觀世音菩薩身著長裙殊勝莊嚴,轉而又出現釋迦世尊的頭像比太陽還大;人們的臉上、身上被金色黃光籠罩,凡求加持的人,五彩佛光立即投射到胸前加持,人們不停地跪拜禮贊。當時親見佛光聖境的人法號是:釋智蘭、釋智清、釋心珍、釋心恩、釋心鳳、釋智蓮、釋道榮、釋一宗、釋智廣、釋朝靜、釋念慈、釋念德、釋念真、釋智英、釋智德、釋心應、釋道威、釋智秀等近三十人,佛光聖境歷時足有一小時左右,人人激動歡喜,興奮異常。

中國時間5月28日,這一天的氣溫是幾天來最高的。老居士已圓寂多日,法體龕放在寶光寺的簡易佛堂,沒有冰凍,沒有空調,電風扇都沒有一把,活著的人都滿身汗臭,老居士的法體卻散發出濃郁撲鼻的異香,在場所有人都聞到。兩位寶光寺的僧人特來檢查,驚異地說:「這麼熱的天氣,放這麼多天都沒事,地上沒有水跡,還異香撲鼻,確實修得好。」佛堂裡許多人看到佛臺上阿彌陀佛像發出三次強烈的金色光環,每次十分鐘左右,而老居士的照片和法體頭上同時閃爍耀眼的金光。外面的佛光依然絢麗,大法王的弟子都在佛堂專心念佛,寶光寺比丘著急地說:「你們還不出來看佛光啊,天上那麼多菩薩!」

中國時間5月29日,王程娥芬老居士的荼毗法事正式舉行,由寶光寺火化大師寂心法師主理。隆重的轉咒法事一結束,火焰開始沖騰,木龕還沒有完全著火,各種佛法聖境出現!五彩佛光圍繞大地盤旋閃耀,看見聖境界的歡呼聲此起彼伏,手機、相機、錄影機舉得高高的,不對焦距,不用取景,全數盡收,到處都是聖境。只見熊熊爐火忽然化作龍神蛟騰,口吐烈火威猛咆哮,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四臂觀音、文殊菩薩手持慧劍頓然現身,「種子字」、金剛、護法、雄獅、鳳凰、蓮花、彩虹……各種奇境隨著爐火的升騰不斷湧現,念佛器裡又發出大法王的念佛聲,忽然甘露從天而降,香甜甘醇,甘露只降在火化爐的位置,周圍任何地方都沒有。聖境的湧現讓人群歡樂沸騰,這是寶光寺火化爐始建至今從未出現過的喜悅場景。在荼毗現場親眼見到聖境的人法號是釋心恩、釋心鳳、釋心玉、釋智文、釋心妙、釋道真、釋道純、釋道之、釋心曉、釋智蓮、釋心源、釋廣修、釋道廣、釋廣聞、曲德達姆、釋智德、釋一增、釋智達、釋智修、釋真雄、釋真德、釋道山、釋德海、釋廣雲、釋智清、釋廣靈、釋智章、釋智明、釋智海、釋廣豐、釋德明、釋德超、釋智博等,還有許多不相識的人,都在那裡高聲讚嘆,就地禮拜。

更驚人的是,從王程娥芬老居士的骨灰中,共揀出了六十多枚五彩舍利,黃色白色上等上品舍利花!其中還有菱形舍利,轟動了整個寶光禪院和中國佛教界,這是歷史上極為罕見的的聖跡,真正達到「行樹羅網微妙境,三花等處盡開敷」。排隊瞻仰舍利的人絡繹不絕,社會各界人士紛至遝來,寶光寺還特地將老居士的舍利子拍成照片公開請給大眾,上寫:新都程娥芬居士于寶光寺火化得舍利子及舍利花2004年5月29日。

一位常在寶光寺拜佛的麥姓居士激動地告訴記者:「這些年,我一直在著急啊,因為沒有學到真本事,就怕生死關頭到來。念佛當然是天天念,但自己是咋回事自己最清楚,自己是不是凡夫自己最曉得,沒學到真佛法的啊。不止我一個,周圍大家都是這樣的,到時候肯定要去輪回,很可怕的,我都跟佛菩薩求啊,求學到真正的佛法。這幾天看到程娥芬老人家大成就的聖境,我就曉得是佛菩薩加持我了,讓我找到了!我們幾個師兄商量了,要想盡一切辦法找到那位教程娥芬居士大成就的法王,我曉得他才是真正的大聖者,我們還聽說程娥芬居士的先生也是生死自由坐化的,也是他老人家傳的佛法,我們不找他找哪個呢?當然要找。他老人家才能解決我們的生死問題,我們等不得了!」

 

王程娥芬居士依大法王修觀音法得大成就

 

此文章链接:https://greatprajna.org/2018/09/04/%E7%8E%8B%E7%A8%8B%E5%A8%A5%E8%8A%AC%E5%B1%85%E5%A3%AB%E4%BE%9D%E5%A4%A7%E6%B3%95%E7%8E%8B%E4%BF%AE%E8%A7%80%E9%9F%B3%E6%B3%95%E5%BE%97%E5%A4%A7%E6%88%90%E5%B0%B1/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義雲高獲Fellowship證書

標準

世界日報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2004-02-14世界日報

 

義雲高獲Fellowship證書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日前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英國駐美國大使館,頒授韻雕創始人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Fellowship」資格證章與證書,以表彰義雲高在藝術上的成就。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早在1768年由英國國王喬治三世創建,兩百多年來造就不少藝術人才。皇家藝術學院主席菲力浦·金(Philip King)特別出席,主持頒證儀式。

英國駐美國大使館大衛·曼寧爵士在菲力浦·金和院長布蘭登鼐倫陪同下,會見了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夫婦。

 

義雲高獲Fellowship證書

 

此文章链接:https://greatprajna.org/2018/08/30/%E7%BE%A9%E9%9B%B2%E9%AB%98%E7%8D%B2fellowship%E8%AD%89%E6%9B%B8/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余林彩春死而復生 得甚深淨土法往生極樂

標準

余林彩春死而復生 得甚深淨土法往生極樂.

 

天天日報

余林彩春死而復生 得甚深淨土法往生極樂

有緣拜見義雲高大師 余明章為妻所求皆滿願改變信仰皈依佛門

B8 專題報導 Thursday, October 16, 2003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記著Christine 專訪)

雲高大師之佛法太不可思議!繼侯欲善教授結手印往生及劉惠秀女士生死自由說走就走、肉身坐化之後,余林彩春一度死而復生兩個月,並於九月底經義雲高大師以甚深精妙淨土之超渡法,臨終得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原為基督徒的林夫余明章因而轉變信仰改信佛教,並帶領所有的女兒及兩名看護求見義雲高大師請求皈依傳法。

享年七十一歲的余林彩春居住在洛杉磯核桃市,於今年九月三十日往生,余家在訃文上寫著「余林彩春•••往生佛國極樂世界」,記者在余林彩春女士告別式之前一日登門探望余明章老先生,余家大廳設一佛堂供奉阿彌陀佛及義雲高大師的法像,佛案以黃布鋪蓋,不設靈堂,完全看不出一般喪宅的哀戚,余老先生愉悅地接待我和錄影的師姐,並且特地換了一身桃紅色的襯衫在佛堂前接受採訪。他的女兒和家中的其他人都在忙著家祭的東西。

余林彩春半身癱瘓不能言語

記者單刀直入問余老先生用什麼證明余老夫人林彩春女士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工程師出身且在大專院校任教過的余明章教授非常有自信的說:「有證據!」然後敘述他在結褵已五十載的夫人身上所見證的奇蹟,以證明觀世音菩薩已將其妻接走。

年輕時曾參與蓋石門水庫和曾文水庫,民國五十八年更以其所發明的可以保養混凝土提高工程品質的養護劑獲得當時王雲五擔任董事長的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技術發明獎的余明章,雖然現年已八十一歲,但是頭腦還很清楚,說話時條理清晰,科學精神處處浮現,他說,余林彩春當年的了腦癌,右半身癱瘓不能言語,醫生宣佈只能活三個月,當時他告訴醫生,各種宗教奇跡,科學力量不能讓她康復,他相信宗教的力量可以幫助他的愛妻,當時醫生沒有說話。

 

余明章()接受訪問時歡喜愛妻余林彩春已確定往升西方極樂世界,特別穿上紅衣,鋪黃桌巾,家祭前特別製作余林彩春生前的各種追思照片佈告(余明章身後),讓親友追思。

余明章說,他看過義雲高大師一書也看過雲高大師的韻雕展,心中十分仰慕義大師,因看到侯欲善與劉惠秀得到大師傳彌陀大法往升西方極樂世界的事,希望能有機會拜見大師,他的五女瑞琪是雲高大師的弟子,但是大師佛務繁忙,有一台灣來的法師求見等了七八個月才見到大師,現在他因妻罹重病才有因緣機遇得以很快求見到義大師。

拜見雲高大師皈依學法 病痛頓然消失

余氏夫婦及兩位女兒一起拜見到義大師,大師很慈愛謙容,說余妻得癌症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大師告訴他余林彩春的病很麻煩,但是會很平安很安祥,果然回家後癌症病人的痛苦,余妻都就沒有,其間因余妻癌的部位在腦,不能開刀也不能照鈷六十,因此作了兩個療程的化療,一般都會有副作用,但余妻都沒有後遺症發生。余明章說,在大師的加持下,余妻與醫生預言的完全不同,在腦癌的晚期竟然沒有絲毫疼痛,處處都很平安、很安祥。

科學家余明章改變信仰皈依門下

余明章說,余林彩春後來就醫,醫生說她活不過三個禮拜,果然兩個禮拜後,八月十七日余林彩春突然瞳孔放大,已入中陰,可見科學的研判不是沒有根據的,他和女兒瑞琪急著求見義大師,當日義大師一直到晚間十一點多才見他們父女。大師一見他就問,這次想求什麼?他代妻向上大師求了三樣事,第一是讓他的老伴能快快樂樂沒有痛苦的地走,大師斬釘截鐵地說:「那當然不會有病痛!」第二件事是求讓余林彩春往升極樂世界,大師也是斬釘截鐵地說:「可以!」第三個請求是因兩個女兒在東岸,來不及趕回見母親最後一面,且三天後是余妻的七十一歲生日,希望大師讓她生日過後再走,但是可能今天就不行了,現在瞳孔已放大,身體已涼了。大師笑笑說:「不管瞳孔有多大,過個生日沒有問題,讓你們準備好一切以後,她再走吧!」大師問他還有甚麼請求?這次信奉基督教的余明章改變了宗教信仰,求佛法大師義雲高大師收他作弟子,大師當下收他作弟子,但任何供養都沒有收。

 

余家的佛堂,就是在這裡,余明章祈求觀世音菩薩接引愛妻往升極樂世界。

求得咒輪 余林彩春死而復生

余瑞琪回想父母親第一次見到雲高大師時,傳了其母余林彩春觀世音菩薩聖號,並在其母手上套上種子字,由於其母親不能言語,且半身癱瘓,無法像侯欲善與劉惠秀一樣修法結往生手印,這次在她的虔誠祈請下,義大師決定用甚深精妙淨土超升法,將她的母親渡往西方極樂世界。大師拿了兩個淨土咒輪給她,要她一個回去放在母親的頭頂上,一個等往升時再放到頭頂上。並說觀世音菩薩會親自或派使者來接她的母親,由於是中陰超渡,神識在七天后才會走,她的身體會很柔軟的。她拿了一個姐姐在美國東海岸買的觀世音菩薩聖像項鏈墜子請大師作了加持。

當時他們回家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余瑞琪依師交代將咒輪放在母親頭頂上,經過不到兩個小時,已入中陰的余老夫人竟甦醒過來,放大的瞳孔立刻恢復正常。余母的看護,來自中國大陸的李恩琴說,到半夜兩點,余林彩春的呼吸忽然順暢,神色好轉,她趕緊叫醒余家姐妹,同樣是佛教徒的她,在大陸時常幫人助唸,像這種死而復生的事她從未見過。余母復生後,隔日還能坐輪椅向佛菩薩上香,並且每日都上香。

祈求應驗 余妻安詳往生極樂世界

余明章感恩地說,雲高大師的加持超過了他的期望,余林彩春比科學判定又多活了九個禮拜,而且沒有痛苦。九月二十九日晚上十點多,余林彩春喉中有痰,呼吸不太順暢,女兒幫母親抽了幾口痰,由於抽痰時病人會痛苦,余明章不忍愛妻受苦,十二點在佛堂上香祈求觀世音菩薩來接愛妻到極樂世界去,但他知道他沒有能力請到觀世音菩薩,所以祈求大師請觀世音菩薩來接余林彩春,不要讓她再受苦了。凌晨四點他又上香對著雲高大師的法像,求雲高大師請觀世音菩薩來接余林彩春。六點五十分,余林彩春就在睡夢中安祥離世了。

余林彩春臨終時家中請有兩位看護,當時是由來自中國,看護余老夫人才一個月名叫于德娟的看護值班,四點鐘和余女瑞琪交班,瑞琪問她會不會抽痰,她說不會,瑞琪要她在母親需要抽痰時叫她;于德娟說,她凌晨四點接班後老太太呼吸就很順暢,根本就沒有痰音了。對照兩人的說法,余明章的祈請立刻應驗了。

于德娟說,到了六點多老夫人呼吸不正常,六點五十分斷氣時,臉色好表情好一點痛苦的表情也沒有,身上完全沒有傷口且極為柔軟,唯一就是嘴巴張開,她試著把老夫人的下巴托上但是無法合攏。

群鳥飛來歌唱繞樑三日 示現彌陀極樂聖境

談到余老夫人往生的瑞相,另一位來自中國的看護照顧余夫人已有兩個月的李恩琴和于德娟都異口地說,余夫人往生前兩天,每天早上七點播放觀世音菩薩聖號及阿彌陀經的音樂時,窗外有一群小鳥飛來叫,聽起來好像是在唱歌,讓她們想起阿彌陀經上所說的極樂世界小鳥唱歌法音宣流的經文,當天小鳥也一直在唱歌,余瑞琪說平常她家是沒有鳥會飛來叫的。李恩琴說,更加殊勝的是從當日早上九點法師群到余家助念做法事開始到下午五點,為時一小時會播完必須有人去按開關才會再播放的觀世音菩薩聖號CD,竟然無人按押連續九小時沒有停過。

神識仍在遺體微笑答女所問告知觀音接引往生淨土

余瑞琪於三十日清晨八點報告她的上師雲高大師母親往生之事,大師說:「妳放心了,佛菩薩會慈悲安排的!」并囑咐其家人兩天內不可動遺體並說遺體將會非常柔軟不會僵硬,家人依大師之言行事,余瑞琪將師囑的往生咒輪置於母親頭頂,這時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奇蹟,當日上午法師們到余府助唸,用攝影機拍余母遺體,拍到頭頂咒輪處相機是怎麼按也按不下。一張紙書的咒輪竟有如此威力,使科學的相機失掉功能作用。

到了下午,約兩點,瑞琪在母親遺體前跟母親說,上師說妳七天才會離開,如果觀世音菩薩來接您或派使者來接您到西方極樂世界,就請您把嘴巴閉上,並且微笑給我們看,那我們就會放心。說完後瑞琪向母親磕頭答謝母親的養育之恩。

約莫三四點余瑞琪及看護李恩琴及于德娟都看到余夫人遺體臉色由清晨的灰白轉為紅潤,嘴唇及雙頰都是紅紅的,嘴巴也合起來,臉上帶著微笑,三人所見皆同,心中吃驚,即時告知其他余家人。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議,確定了觀世音菩薩已告知余母將往升西方極樂世界,是到一個比現在更美更好的世界去,全家人以歡欣的心情來面對女主人的往升。余瑞琪說,雲高大師所說淨土精妙超渡法,中陰七日內母親的神識尚未離開,七日後安穩往生極樂世界,果然母親的神識在聽到她的祈請下而讓她的身體配合動作來回應女兒的請求,她全家更加感恩雲高大師的佛法無邊,竟能把只有一面之緣拜師傳法、半身癱瘓無法言語的癌症末期病人超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而且出現如此多不可思議的神奇瑞相。

觀音聖像呈現余林彩春胸前

余明章和女兒余雯麗、余雅莉、余安祺在兩日後將余林彩春遺體送往殯儀館之前為她更衣時發現,胸前的兩塊玉珮,其中一塊經雲高大師加持過的觀世音菩薩聖相玉珮,竟然觀世音菩薩像轉移到余母胸前,清晰地呈顯在肉體上,而另一塊玉珮則無任何痕跡,兩相對照,余明章震撼不已,頓悟雲高大師之佛法實乃稀世瑰寶,余明章送愛妻遺體出門時告訴老伴說:「妳安心去罷,我去求上師傳法,以後我也和妳一樣到極樂世界,再和妳見面。」

余林彩春往升後八天舉行告別式,全身仍是柔軟無比不可思議,親友瞻仰她的遺容,感覺她的氣色紅潤,表情就像一個沉睡中的貴婦那樣安祥,余明章更是在告別式上把這整個殊勝的經過情形及向雲高大師所求皆滿願的事實向與會親友報告。會場上家屬沒有哀戚,而是充滿了愉悅與感恩。余明章更是笑容滿面,談笑風生。

所求皆滿愿 余明章帥家人拜師得傳長壽法

原來就信佛的兩位余母看護于德娟與李恩琴親眼看到余林彩春往生的種種殊勝事跡,得到很深的教育,她們體會原來她們來到余家當看護是佛菩薩安排讓她們有這個緣法接觸到如此殊勝的正法,因此她們都發願要抓緊時間修行學法,而與余家全家人一起求見雲高大師,求授皈依學法。

雲高大師對余明章開示,甚深淨土法有兩類,一種是保障往生極樂世界的往生法,一種是讓人可以長壽康健的長壽法,余明章表示他想多住世,好多做些佛事,於是雲高大師便傳給他可以健康長壽的長壽法。

余明章夫婦育有六個女兒,在美國深造各獲博士碩士學士學位,各自創業均有成就,平日樂善好施,節衣縮食曾於二零零一年在江西家鄉捐資興建「明春希望中學」,并用其父名義設立「余發祥先生紀念獎學金」,在吉安市第十二中學設立「余椿珊先生紀念獎學金」。

 

到余家看護余林彩春的李恩琴()與于德娟()親眼見到余林彩春往升前的種種殊勝事蹟,告訴記者他們心中升起要抓緊時機拜師修行學佛了,了脫生死的意念。

 

余林彩春死而復生 得甚深淨土法往生極樂

 

此文章链接:https://greatprajna.org/2018/08/23/%E4%BD%99%E6%9E%97%E5%BD%A9%E6%98%A5%E6%AD%BB%E8%80%8C%E5%BE%A9%E7%94%9F%E5%BE%97%E7%94%9A%E6%B7%B1%E6%B7%A8%E5%9C%9F%E6%B3%95%E5%BE%80%E7%94%9F%E6%A5%B5%E6%A8%82/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杰羌佛第三世

甄藏秋拍26日拍板定案 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品再次最高價成交

標準

明日報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明日報

 

甄藏秋拍26日拍板定案 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品再次最高價成交

 

記者:林婷  2000/11/26 19:35  台北報導

 

繼今年五月以美金212萬拍出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的《威震-群獅圖》後,甄藏國際藝術2000年秋季的拍賣會於11月26日舉行,再創盛況。

本次拍品中所拍出的最高價作品仍是大師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彩墨畫《大力王尊者》以7375萬元落槌成交。以第2高價拍出的是一件佛教經典作品 ,即密宗法王阿王諾布帕母的著作《子必依論》,為全世界唯一以黃金箔所製作的精裝典籍,拍得1556萬元。

此外,此次拍賣會頗受矚目的是張大千的2幅畫作,一幅為潑彩畫,一幅為工筆梅花,均各拍得150萬元。

另有2項專拍也在熱鬧的競拍下有不錯的成績。首先是故陳誠副總統的部分收藏24件,共拍出20件,且其中拍出的價格大多比底價超出2、3倍,並也有許多大陸方面參與競投。此項拍出所得將全數提供清泉文教獎學基金會從事文教活動之用。

另1項專拍則為立委陳葵淼為其女兒募集成立「美學互動館」建館基金的義賣專拍,陳葵淼將其任職歷史博物館館長及立委期間所獲贈收藏的畫作,包括水墨畫及西畫1百多件全數提供出來。最後拍得的成果雖不甚理想,但仍是會場中焦點。

 

 

甄藏秋拍26日拍板定案 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品再次最高價成交

 

 

此文章链接:https://greatprajna.org/2018/08/15/%E7%94%84%E8%97%8F%E7%A7%8B%E6%8B%8D26%E6%97%A5%E6%8B%8D%E6%9D%BF%E5%AE%9A%E6%A1%88%E7%BE%A9%E9%9B%B2%E9%AB%98%EF%BC%88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F%BC%89/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杰羌佛第三世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慶祝活動通知

標準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慶祝活動通知12.17.2017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慶祝活動通知

2017年12月15日

 

西元2011年1月19日,美國首都華盛頓市葛瑞市長 (Vincent C. Gray, Mayor of Washington D.C.) 正式宣佈2011年1月19日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並號召大家向H.H.第三世多杰羌佛致敬!這是此世界上唯一由政府頒佈的佛陀之日。爲了慶祝這偉大勝聖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本館特定於西元2018年1月14日於美國洛杉磯舉行放生活動以示對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及十方諸佛的最高致敬,並且祝禱世界和平,美國繁榮昌盛,國泰民安,五穀豐登,世界和平,大眾幸福!

 

活動行程安排如下:

 

2018年1月14日(星期日)

一、吉祥祈福放生法會

放生時間: 早上09:00 AM

放生地點: 13759 Fiji Way, Marina Del Rey, CA 90292

二、恭聞殊勝法音

時間: 下午01:30 PM

地點: 本館二樓大廳
170 E. School St, Covina, CA 91723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敬啟

2017年12月15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網站: http://www.hhdcb3cam.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慶祝活動通知

 

此文章鏈接:http://hzsmails.org/2017/12/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7%A5%E6%85%B6%E7%A5%9D%E6%B4%BB%E5%8B%95%E9%80%9A%E7%9F%A5/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 Fellowship

標準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 Fellowship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Fellowship-678x381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創始超自然韻雕評鑑獨一無二作品

     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 Fellowship

 

(本報華盛頓報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於美東時間十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英國駐美國大使館,爲世界著名的藝術大家,中國畫巨匠,超越自然美的韻雕的創始人義雲高大師頒授「 Fellowship」職稱,當場授以證章與證書,推崇義大師對世界藝術的卓越貢獻。

 

皇家藝術學院的主席菲力浦.金 PHILIP KING在頒證致詞中宣布: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有著悠久的歷史,能夠榮幸地爲偉大的藝術家和精神領袖義雲高大師授稱Fellowship,是該院二百多年來一件非常重要和光榮的事情,也是該院成立二百多年來第一次授稱的Fellowship,義雲高大師是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建院二百多年來一直期待而未能獲得的傑出藝術人物,今天終於獲得,這是皇家藝術學院一大幸事,該院擁有院士一百名,但是二百多年來一直沒有人擔任上述Fellow,義雲高大師是第一位Fellow,這一崇高職稱是爲世界最傑出著名的藝術家授稱的。

 

英國駐美國大使館文化參贊安迪.馬凱出席頒證儀式,英國駐美國大使館大衛.曼寧爵士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主席菲力浦.金和院長布蘭登鼐倫 BRENDAN NEILAND的陪同下會見了義雲高大師和夫人王玉花敎授,對義雲高大師取得的成就表示敬意,並祝賀大師獲得此一殊榮。由特級國際藝術大師義雲高爲人類首創的韻雕藝術於二〇〇四年元月正式通過世界最高藝術學府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鑒定,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係全球最權威的藝術學府,凡自該學院出來的均爲大藝術家,該院院長布蘭登鼐倫BRENDAN NEILAND敎授及副院長約翰威爾金斯JOHN WILKINS於二零零四年元旦簽署證書「確認義雲高大師的韻雕是獨一無二最高品質的作品 。獲得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鑑定的韻雕作品是「神秘石霧」等。

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Fellowship-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Fellow中央日報-圖2-1024x690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 Fellowship

義雲高大師(右二)在華府英國大使館中接受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授予該學院兩百多年來第一位FELLOWSHIP的證書。在場的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主席菲力浦.金(右)、院長布蘭登鼐倫(左二)副院長約翰威爾金斯(左一)。

(圖由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提供)

 

中央日報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二月十五日

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Fellowship-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Fellow中央日報-786x1024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 Fellowship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英頒授 Fellowship

此文章鏈接:http://hzsmails.org/2017/02/%E7%BE%A9%E9%9B%B2%E9%AB%98%EF%BC%88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F%BC%89%E7%8D%B2%E8%8B%B1%E9%A0%92%E6%8E%88-fellowship/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轉發扎西卓瑪仁波且拜見旺扎上尊的紀實 Request to distribute article

標準

轉發扎西卓瑪仁波且拜見旺扎上尊的紀實 Request to distribute article.jpg

 

The International Buddhism Sangha Association:

 

I was most fortunate to have a chance to pay my respects to the noble Wang Zha Shang Zun and receive a most wonderful teaching from him. Because of his great compassion and mercy in giving me his wisdom concerning an important dharma matter, I now have a deeper understanding and appreciation for the dharma that I practice and my cultivation. I would like to share this truth with others. I have already distributed the attached article that I wrote about this event to the readers of the Holy Vajrasana Temple’s Newsletter and to my students whom I could reach by email or WeChat.  I would like to request that IBSA further distribute the attached to their extensive mailing list so that even more people can share the good news and benefit and let more people know the greatness and inconceivable virtue of Wang Zha Shang Zun. Of course, I am not capable of using words to express the supremacy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ho is both Wang Zha Shang Zun’s and my master.

 

The most holy Wang Zha Shang Zun is truly great. His profound wisdom, humility, and kindness serve as an example for us all!  Amitabha!

 

Many blessings to all for the coming New Year, Zhaxi Zhuoma.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我特別幸運地得到了一個拜見高貴的旺扎上尊的機會並受到他的極好的教導,由於他在關於一個重要的法事上給予我他的智慧時的大悲和憐憫,我現在對我修持的佛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激。我想把這事實與他人分享,我已經把我寫的關於此事的文章(見附件)發給我能用電子郵件和微信聯繫的金剛寶座寺通訊的讀者們和我的學生們。我想要請求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將附件進一步用其範圍更廣泛的通訊錄發佈以使更多人能分享這好消息和獲益並讓更多人知道旺扎上尊的偉大和不可思議的德品。當然,我的能力不足以用言詞來表達旺扎上尊和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至高無上。

 

極其偉大的旺扎上尊真是了不起,他的深奧的智慧、謙遜和善良為我們所有人作出了榜樣!阿彌陀佛!

 

值此新年之際,在此給大家帶上我的許多祝福,扎西卓

 

 

This February Newsletter of the Holy Vajrasana Temple & Retreat Center is devoted entirely to Abbot Zhaxi Zhuoma Rinpoche’s personal opportunity to pay respect to Wang Zha Shang Zun after she participated in the Jin Gang Fa Man Ze Jue Dharma Assembly and the precious dharma that she received as a result of that meeting. Because of its importance to both Chinese and English-speaking disciples, this Newsletter will be provided in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To my disciples and other friends of the Xuanfa Institute:

 

Since the United International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UIWBAH) article recently appeared concerning the September Jin Gang Fa Man Ze Jue Dharma Assembly, many of you have asked me what the most excellent and greatholy Wang Zha Shang Zun is like. In addition to successfully conducting this amazing and very high level ceremony to determine who was and who was not an authentic incarnation of a Buddha, he is a most impressive and powerful elder man who is worthy of our respect. I have met many dharma kings of different sects, but no one is like Wang Zha Shang Zun. His power and virtue surpass all of them.

 

After the ceremony, I had the extreme good fortune to meet an attendant of his who speaks English and requested to prostrate to the Shang Zun, which to my surprise, was granted.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meet him. The Assistant told me that, to date, probably less than 100 persons in the U.S. have had the good fortune to meet him privately. The attendant took me to the place where this great mahasattva was staying. I was very excited to be able to see him again. Wang Zha Shang Zun mostly speaks Tibetan, but I am told he can also speak Mandarin Chinese. His voice was as I had remembered from the ceremony. Seeing him up close, I realize that he is probably over six feet tall and in excellent health. I had guessed that he must be at least sixty as I knew he had spent 45 years in seclusion in Tibet, but from his appearance guessed he could be even younger.  His attendant told me that Shang Zun had already turned 93. He is very spirited and looked like and had the energy and bearing of a much younger man. As for his appearance, he has a most remarkable full beard, large kind eyes, bushy eyebrows, a rectangular face, and is bald. I was reminded of images of Bodhidharma, the “barbarian” with such a beard and eyebrows who went to China from India, only Wang Zha Shang Zun is considerably more handsome than the great patriarch of Zen is usually portrayed to be. However, what is most impressive is his incredible modesty and humility. This is what it is like to be in the presence of a great holy being!

 

I had wanted to meet him to express my gratitude for the empowerment I received at the Jin Gang Fa Man Ze Jue Dharma Assembly, but also just to show my respect because I knew that only someone of very high attainment could have performed that dharma. When I offered him prostrations, he would always tell me to prostrate instead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is attendant told me that this holder of three gold buttons at a Shang Zun level always carried an image of the Buddha Master with him and did this. When he went back to his living space, the first thing he would do was to pu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s image and Shakyamuni Buddha’s image in a high place and make offerings to them. I again prostrated, but it was just as before. Wang Zha said, “The Buddha Master is here. You should prostrate to the Buddha Master. How can I accept your prostrations?” The other dharma kings I have met always accepted and even arrogantly awaited my prostrations while silently seating on their throne. Wang Zha Shang Zun is certainly the top chief great dharma king among all dharma kings, but he is still so humble. I was very touched. Again I realized how very, very fortunate I am.

 

Wang Zha Shang Zun is very easy to communicate with and very amiable. Every sentence he says with a smile.  He also provided me with hot tea having his assistant serve me using traditional China teacups. I accepted the teacup and put it aside on the table. Wang Zha then told me that “the quality of this tea is not very good. It comes from Tibet and is called Old Eagle Tea”. However, the fragrance of the tea, was so wonderful that it betrayed his humble portrayal.  I requested from Wang Zha Shang Zun how to practice the Green Tara Mirror Altar Dharma (Jing Tan Fa). The Shang Zun said, “First you have to have a good mirror. Then you get the dharma transmitted through holy inner tantric initiation.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you should practice according to the Buddha Master’s teachings, and let all people know that they should do good and cease evil. It is then very easy to succeed with this dharma. But you should decide by yourself if you want to practice this dharma. The Buddha Master proposed that we should cultivate ourselves and opposed the miraculous. I am not telling you to practice this Green Tara Altar Dharma.”

 

The time flew by so quickly. My mouth was dry and I realized I needed to drink the tea, but when I lifted the cup, the cup is so heavy it is as if it were glued to the table.  I couldn’t move it even when I exerted a lot of force. I was so surprised. I put that cup on the table. How can I now not lift it? This time Wang Zha Shang Zun saw what was happening and told me, “It is no use to use force. Force cannot lift it. You have to use your mind to lift it. When your mind is not attached to anything, everything will follow your mind.” Then Wang Zha Shang Zun asked me to lift it again. Very strange. It was as if it was weightless. I easily lifted it and also when I opened the cover of the cup, there is a moving image like a video in the cover. I clearly saw a picture of one of my fellow brothers from the past and a moment when I was in Japan. It was very clear, but it quickly started to disappear. I was really surprised. I used my eyes to follow the cover. After a while it completely disappeared. Then Shang Zun said. “Any object can be used as a mirror.” So I suddenly understood why my mind and my cultivation are so important and cannot be replaced by anything else.

 

I pray that each of you take advantage of this most fortunate fact that the H.H. Dorje Chang Buddha is living in this world now and practice the Dharma that you learn. I also pray that you all quickly become accomplished.

 

Nam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Namo Shakyamuni Buddha!

 

A very ashamed and fortunate disciple, Zhaxi Zhuoma prostrates and offers special thanks to Wang Zha Shang Zun for teaching her this important lesson.

 

這份金剛寶座寺及閉關中心的二月份通訊全部用來記載本寺主持扎西卓瑪仁波且在她參加金剛法曼擇決法會後親自拜見旺扎上尊的機會以及她在拜見時得到的珍貴的佛法,由於內容對講中文和講英文的弟子們都十分重要,這份通訊同時以英文和中文發表。

 

我的弟子們和宣法會的其他朋友們:

 

從最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關於九月份舉行的金剛法曼擇決法會的文章問世以來,你們中的許多人向我問到最優秀的大聖者旺扎上尊的情況,除了成功地舉行這場了不起和非常高級的決定誰是和誰不是佛陀的真身轉世的儀式外,他是一位值得我們尊敬的非常有威儀和威力的長者。 我遇見過許多不同宗派的法王,但沒有一個是像旺扎上尊那樣的,他的功夫和品德超過他們的所有人。

 

在儀式後,我極其幸運地遇見他的一位講英語的侍者而要求向上尊請示並出乎我意料地得到准許。要見到他是非常難的,侍者告訴我至當時為止在美國有如此幸運而個別見到他的人可能不到100位。這位侍者把我帶到這位大摩訶薩所在的地方,能再次見到他使我非常激動。旺扎上尊大部份講藏語,但我被告知他也會講漢語的普通話,他的嗓音是我記得在儀式上所聽到的。在近距離見到他,我發現他身高超過6英尺,非常健康。因為我知道他曾在西藏閉關45年,我曾經猜想他至少有60歲,但從他的相貌猜想的話,他可能更年輕。他的侍者告訴我上尊已經93歲了,他非常精神而且看上去像一位年輕得多的人和具有與那相符的年齡的能量和氣宇。至於他的相貌,他有一部非常引人注目的鬍鬚、充滿善意的大眼睛、濃密的眉毛、長方臉型和禿頂,使我聯想到那位從印度到中國的具有這樣的鬍鬚和眉毛的“野蠻人”菩提達摩的形象,唯一的分別是旺扎上尊比通常描述中的那位禪宗的大祖師英俊得多。然而,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令人難以置信的虛心和謙遜,這是一位大聖者所在的情形!

 

我要求見他是為了表達對我在金剛法曼擇決受到的加持的感激,並表示我的尊敬,因為我知道只有非常高的成就者才能修那部法。在我向他頂禮時,他總是讓我不要向他而是向第三世多杰羌佛頂禮。他的侍者告訴我這位金釦三段的上尊總是帶着他的佛陀師父的法像並總是這麼做,每當他回到住處時,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的法像放到高處並上供。我再次頂禮,但情況還是如前。旺扎說:“佛陀師父在這裡,你應該向佛陀師父頂禮,我怎麼能接受你的頂禮呢?”我遇見的其他法王總是接受甚至坐在法臺上一言不發傲慢地等待我的頂禮,旺扎上尊肯定是所有法王中的頂尖首席大法王,但他還是如此謙虛。我受到了非常大的觸動,也再次體會到我是多麼、多麼地幸運。

 

旺扎上尊是非常容易與其溝通的也十分和藹可親,說每一句話時都帶著微笑,他也為我準備了熱茶並讓他的侍者用傳統的中國茶杯為我倒茶,我接過茶杯放在桌子邊上。然後旺扎上尊告訴我“茶的品質不太好,是西藏的,叫老鷹茶。”但茶的非常芬芳的香味卻以事實背叛了他的謙遜的描述。我向旺扎上尊請示如何修綠度母鏡壇法,上尊說:“首先你要有一面好的鏡子,然後要受到聖義內密灌頂而被傳法,但最重要的是你要按照佛陀師父的教法而修,並讓所有人知道他們應該行善止惡,如果這樣的話這部法是非常容易修成的。但你自己要決定你是否要修這部法,佛陀師父提倡我們修自己的行並反對搞神奇的事跡,我不是讓你來修這部綠度母鏡壇法的人。”

 

時間過得非常快,我感到口乾而覺得要喝那杯茶,當我要拿起杯子時,杯子重得好像被膠粘在桌子上一樣。我用了很大的力還無法移動它,十分吃驚,杯子是我放在桌子上的,怎麼我現在拿不起了?這時旺扎上尊見狀對我說:“用力是沒有用的,力量不能拿起它,你一定要用你的心去拿。當你的心不執著於任何事時,任何東西都會隨你的心行動。”然後旺扎上尊讓我再拿一次,非常奇怪,它好像沒有重量一樣,我很容易地拿起了它,而且當我揭開茶杯的蓋子時,蓋子裡有一個好像是錄像一樣的動畫,并清楚地看到了我過去的一位師兄的圖像和我曾在日本的一刻它非常清楚,但很快開始消失。我實在太驚奇了,並用眼睛盯著蓋子看,過了一會它完全消失了。上尊說:“任何東西都能當作一面鏡子用。”於是我突然理解到我的心、我的修行為什麼是那麼重要而不能被任何東西所代替。

 

我祈禱你們每人都充分利用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住在這世界這一最幸運的事實並修習你們學的法,我也祈禱你們都快速得到成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釋迦牟尼佛!

 

非常慚愧和幸運的弟子扎西卓瑪頂禮感謝旺扎上尊給我上的這重要的一課。

 

此文章鏈接:https://goo.gl/zfVvfz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 #旺扎上尊 #扎西卓瑪仁波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