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霧中石」雕出了氤氳的霧氣

標準

「霧中石」雕出了氤氳的霧氣-2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佈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瞭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霧中石」雕出了氤氳的霧氣

 

天天日報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九日星期六      Saturday,    October19,    2002

「霧中石雕出了氤氳的霧氣

特級國際藝術大師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展新作  超越自然天成

 

(洛杉磯訊) 繼「梵洞奇觀」「三星石」等超越自然美景的雕刻作品之後,特級國際藝術大師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十月中旬在美國再度完成另一石破天驚的雕刻藝術 「霧中石」,創造了歷史上雕刻名家的最高藝術成就,也超越了義大師本人所有雕作的藝術性。

 

「霧中石」外表是米黃色的鵝卵石,約 2 呎高 3 呎長,沒有特別之處,然而望入洞中,層壘疊疊,令人覺得此洞如有百米之遙,石洞內層次萬千,神奇變幻,有些地方被霧氣所障,霧氣狀如薄紗,氤氳繚繞,令人驚嘆,造化猶嘆不如。

 

據了解,義雲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師本人對「霧中石」這件作品, 相當滿意,他本人給予這件作品的評價是,如果他所創作的「殼崖懸垂萬縷紗」,這件被眾人讚嘆是比自然天成還自然、還美的作品是三十分,那麼「霧中石」的藝術成就,就可說是一百分,可見義大師本人對這件新件的重視和滿意了。

 

雲高大師所創作的中國畫,早已是當今全世界在世畫家最高價値的藝術,他的雕塑藝術境界更是當今世上唯一超越大自然天成造化境界的藝術極品。

 

看到雲高大師作品的藝評家說,義大師的藝境均超越歷代名家創造出的精品藝術,給人類文化生活帶來了美好的享受,但是大師刀下的藝術是前輩藝術家無法達到的高度,因爲歷史上藝術家的成就無一能超越大自然天成藝術的能量和境界。雲高大師的雕刻作品出世後,大自然的天然造化,頑石、溶洞、鐘乳、壘崖內瀑、天然造化的神奇石器,已經不能與大師刀下的藝術相比美,他的作品不但在自然度方面超越自然形成的藝術結構,更是在造型,佈局上遠勝於自然山石的美妙。雲高大師確是人類文化藝術上唯一能超越自然的藝術巨匠。比如「殼崖懸垂萬縷紗」,「梵洞奇觀」,「中天羅漢洞」等作品遠勝於自然的萬古結成,尤其是神秘的「霧中石」雖不到 2 呎高,但在燈光下千變萬化,玄妙莫測,美不勝收之外,更爲神奇的是竟然在石洞峽谷中天然形成仙氣繚繞白霧浮然,實在是難以理解。

 

藝評家說,刀工能雕出實體,但怎能雕出氣體呢?可是這卻是眼睁睁的事實,肉眼淸晰可見, 他的刀工確實雕出了氣體,其中重樓疊嶂,霧氣深谷,活生生就在你的眼前,無法否認,鐵的事實, 但科學又無法解釋,只能說藝術境界高到了「神工造化勝天成,玄妙無比非語論」,可以說雲高大師是自然山石史上,唯一能超越大自然的功臣,他爲世界人類文化在美國立下了光輝的篇章。

 

「霧中石雕出了氤氳的霧氣

 

此文章链接:https://greatprajna.org/2018/05/02/%E3%80%8C%E9%9C%A7%E4%B8%AD%E7%9F%B3%E3%80%8D%E9%9B%95%E5%87%BA%E4%BA%86%E6%B0%A4%E6%B0%B3%E7%9A%84%E9%9C%A7%E6%B0%A3/

 

#義雲高大師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廣告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華宮日月麗陽天 喜乘西風六月閑  故朋來從叭聲望 始知暑氣已冬殘 雲高學書 時在八二年賦之耳

標準

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b%b8%e6%b3%95%e8%8f%af%e5%ae%ae%e6%97%a5%e6%9c%88%e9%ba%97%e9%99%bd%e5%a4%a9%e3%80%80%e5%96%9c%e4%b9%98%e8%a5%bf%e9%a2%a8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華宮日月麗陽天 喜乘西風六月閑 

故朋來從叭聲望 始知暑氣已冬殘 

雲高學書

時在八二年賦之耳

古往今來,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但書法卻不然。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 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書道除外。書法,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學問的深淺、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無以遁形。且不說書法,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對於一般人,也 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展觀史論,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 道,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尤凡歷代書道大家,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懷素、何紹基、 張懷瓘、岳飛,近有于右任等,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學識為書之棟樑,書之基石;德為書之格調,書之神韻,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書法,脫俗無華,格高境妙。時而龍蛇走筆,轉鋒又童心天趣,平中見奇,飄逸自如,渾厚華滋。行墨連綿,氣韻暢達,字勢或雄 渾矯健如龍躍天門,虎臥鳳闕;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鶴翔松間;或樸拙率真,孩心無執。脫盡輕鮮煙火之氣,收斂內含,俗 染浮雜已然蕩盡!正是『天質自然,韻達性海,故柔中見剛,華而清奇。』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精深的才華,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 揮體成,而紮實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書門之時,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我們見 到書法的第一張,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華宮日月麗陽天,喜乘西風六月閒,故朋來從叭聲望,始知暑氣 已冬殘』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高風清奇,不染塵俗。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卻以超凡的證量,發抒情懷,闡顯寺廟雖一室 之間卻為孤隱清高,超凡脫俗,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故吟曰:『華宮日月麗陽天』統率日月之天地,而會之人間福盛,一句『喜乘西風六月閒』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心境無遷,閒於寂靜,放展宇宙,輕安極樂,人 我兩忘,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已與世超然,清淨無為,三世多杰羌佛不記時日,應無所住,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登車奔馬 告訴三世多杰羌佛,已經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會意卻莞爾一笑。由此境界,我們可見三世多杰羌佛之書法如何 脫盡人間煙火之氣,是真正的佛陀之書啊!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 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 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 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 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 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實上,於實踐中,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正是『基深內養,始行萬里,感諸境入性,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而得 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筆下字字珠璣,遒潤曼妙,無所不具,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 筆,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豈可言喻!要龍飛鳳舞,具之;要砸釵金石,已見;要柔中見剛,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 韻清奇,內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爐火純青,返樸歸真,佛之書矣!」

 

 

https://goo.gl/t6K8Vf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Winter Branches 冬枝)

標準

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b%b8%e6%b3%95%ef%bc%8d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b%b8%e6%b3%95-h-h-dorje-chang-bud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Winter Branches

冬枝

 

古往今來,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但書法卻不然。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 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書道除外。書法,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學問的深淺、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無以遁形。且不說書法,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對於一般人,也 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展觀史論,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 道,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尤凡歷代書道大家,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懷素、何紹基、 張懷瓘、岳飛,近有于右任等,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學識為書之棟樑,書之基石;德為書之格調,書之神韻,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書法,脫俗無華,格高境妙。時而龍蛇走筆,轉鋒又童心天趣,平中見奇,飄逸自如,渾厚華滋。行墨連綿,氣韻暢達,字勢或雄 渾矯健如龍躍天門,虎臥鳳闕;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鶴翔松間;或樸拙率真,孩心無執。脫盡輕鮮煙火之氣,收斂內含,俗 染浮雜已然蕩盡!正是『天質自然,韻達性海,故柔中見剛,華而清奇。』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精深的才華,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 揮體成,而紮實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書門之時,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我們見 到書法的第一張,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華宮日月麗陽天,喜乘西風六月閒,故朋來從叭聲望,始知暑氣 已冬殘』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高風清奇,不染塵俗。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卻以超凡的證量,發抒情懷,闡顯寺廟雖一室 之間卻為孤隱清高,超凡脫俗,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故吟曰:『華宮日月麗陽天』統率日月之天地,而會之人間福盛,一句『喜乘西風六月閒』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心境無遷,閒於寂靜,放展宇宙,輕安極樂,人 我兩忘,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已與世超然,清淨無為,三世多杰羌佛不記時日,應無所住,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登車奔馬 告訴三世多杰羌佛,已經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會意卻莞爾一笑。由此境界,我們可見三世多杰羌佛之書法如何 脫盡人間煙火之氣,是真正的佛陀之書啊!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 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 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 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 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 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實上,於實踐中,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正是『基深內養,始行萬里,感諸境入性,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而得 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筆下字字珠璣,遒潤曼妙,無所不具,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 筆,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豈可言喻!要龍飛鳳舞,具之;要砸釵金石,已見;要柔中見剛,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 韻清奇,內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爐火純青,返樸歸真,佛之書矣!」

 

 

https://goo.gl/Qy1MG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Excellent Style 格高)

標準

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b%b8%e6%b3%95%ef%bc%8dwinter-branches-%e5%86%ac%e6%9e%9d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Excellent Style

格高

 

古往今來,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但書法卻不然。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 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書道除外。書法,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學問的深淺、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無以遁形。且不說書法,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對於一般人,也 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展觀史論,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 道,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尤凡歷代書道大家,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懷素、何紹基、 張懷瓘、岳飛,近有于右任等,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學識為書之棟樑,書之基石;德為書之格調,書之神韻,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書法,脫俗無華,格高境妙。時而龍蛇走筆,轉鋒又童心天趣,平中見奇,飄逸自如,渾厚華滋。行墨連綿,氣韻暢達,字勢或雄 渾矯健如龍躍天門,虎臥鳳闕;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鶴翔松間;或樸拙率真,孩心無執。脫盡輕鮮煙火之氣,收斂內含,俗 染浮雜已然蕩盡!正是『天質自然,韻達性海,故柔中見剛,華而清奇。』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精深的才華,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 揮體成,而紮實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書門之時,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我們見 到書法的第一張,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華宮日月麗陽天,喜乘西風六月閒,故朋來從叭聲望,始知暑氣 已冬殘』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高風清奇,不染塵俗。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卻以超凡的證量,發抒情懷,闡顯寺廟雖一室 之間卻為孤隱清高,超凡脫俗,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故吟曰:『華宮日月麗陽天』統率日月之天地,而會之人間福盛,一句『喜乘西風六月閒』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心境無遷,閒於寂靜,放展宇宙,輕安極樂,人 我兩忘,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已與世超然,清淨無為,三世多杰羌佛不記時日,應無所住,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登車奔馬 告訴三世多杰羌佛,已經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會意卻莞爾一笑。由此境界,我們可見三世多杰羌佛之書法如何 脫盡人間煙火之氣,是真正的佛陀之書啊!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 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 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 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 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 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實上,於實踐中,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正是『基深內養,始行萬里,感諸境入性,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而得 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筆下字字珠璣,遒潤曼妙,無所不具,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 筆,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豈可言喻!要龍飛鳳舞,具之;要砸釵金石,已見;要柔中見剛,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 韻清奇,內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爐火純青,返樸歸真,佛之書矣!」

 

 

https://goo.gl/H1WBqS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Tiny 小不點)

標準

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b%b8%e6%b3%95%ef%bc%8dtiny-%e5%b0%8f%e4%b8%8d%e9%bb%9e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Tiny

小不點

古往今來,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但書法卻不然。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 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書道除外。書法,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學問的深淺、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無以遁形。且不說書法,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對於一般人,也 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展觀史論,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 道,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尤凡歷代書道大家,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懷素、何紹基、 張懷瓘、岳飛,近有于右任等,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學識為書之棟樑,書之基石;德為書之格調,書之神韻,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書法,脫俗無華,格高境妙。時而龍蛇走筆,轉鋒又童心天趣,平中見奇,飄逸自如,渾厚華滋。行墨連綿,氣韻暢達,字勢或雄 渾矯健如龍躍天門,虎臥鳳闕;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鶴翔松間;或樸拙率真,孩心無執。脫盡輕鮮煙火之氣,收斂內含,俗 染浮雜已然蕩盡!正是『天質自然,韻達性海,故柔中見剛,華而清奇。』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精深的才華,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 揮體成,而紮實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書門之時,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我們見 到書法的第一張,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華宮日月麗陽天,喜乘西風六月閒,故朋來從叭聲望,始知暑氣 已冬殘』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高風清奇,不染塵俗。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卻以超凡的證量,發抒情懷,闡顯寺廟雖一室 之間卻為孤隱清高,超凡脫俗,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故吟曰:『華宮日月麗陽天』統率日月之天地,而會之人間福盛,一句『喜乘西風六月閒』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心境無遷,閒於寂靜,放展宇宙,輕安極樂,人 我兩忘,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已與世超然,清淨無為,三世多杰羌佛不記時日,應無所住,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登車奔馬 告訴三世多杰羌佛,已經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會意卻莞爾一笑。由此境界,我們可見三世多杰羌佛之書法如何 脫盡人間煙火之氣,是真正的佛陀之書啊!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 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 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 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 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 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實上,於實踐中,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正是『基深內養,始行萬里,感諸境入性,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而得 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筆下字字珠璣,遒潤曼妙,無所不具,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 筆,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豈可言喻!要龍飛鳳舞,具之;要砸釵金石,已見;要柔中見剛,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 韻清奇,內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爐火純青,返樸歸真,佛之書矣!」

 

 

 

https://goo.gl/DawfM3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The Chinese character “sheng,” which means “holy.” 聖)

標準

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b%b8%e6%b3%95%ef%bc%8dthe-chinese-character-sheng-which-means-holy-%e8%81%96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The Chinese character “sheng,” which means “holy.”

 

古往今來,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但書法卻不然。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 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書道除外。書法,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學問的深 淺、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無以遁形。且不說書法,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對於一般人,也 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展觀史論,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 道,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尤凡歷代書道大家,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懷素、何紹基、 張懷瓘、岳飛,近有于右任等,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學識為書之棟樑,書之基石;德為書之格調,書之神韻,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書法,脫俗無華,格高境妙。時而龍蛇走筆,轉鋒又童心天趣,平中見奇,飄逸自如,渾厚華滋。行墨連綿,氣韻暢達,字勢或雄 渾矯健如龍躍天門,虎臥鳳闕;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鶴翔松間;或樸拙率真,孩心無執。脫盡輕鮮煙火之氣,收斂內含,俗 染浮雜已然蕩盡!正是『天質自然,韻達性海,故柔中見剛,華而清奇。』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精深的才華,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 揮體成,而紮實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書門之時,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我們見 到書法的第一張,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華宮日月麗陽天,喜乘西風六月閒,故朋來從叭聲望,始知暑氣 已冬殘』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高風清奇,不染塵俗。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卻以超凡的證量,發抒情懷,闡顯寺廟雖一室 之間卻為孤隱清高,超凡脫俗,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故吟曰:『華宮日月麗陽天』統率日月之天地,而會之人間福盛,一句『喜乘西風六月閒』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心境無遷,閒於寂靜,放展宇宙,輕安極樂,人 我兩忘,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已與世超然,清淨無為,三世多杰羌佛不記時日,應無所住,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登車奔馬 告訴三世多杰羌佛,已經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會意卻莞爾一笑。由此境界,我們可見三世多杰羌佛之書法如何 脫盡人間煙火之氣,是真正的佛陀之書啊!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 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 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 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 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 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實上,於實踐中,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正是『基深內養,始行萬里,感諸境入性,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而得 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筆下字字珠璣,遒潤曼妙,無所不具,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 筆,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豈可言喻!要龍飛鳳舞,具之;要砸釵金石,已見;要柔中見剛,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 韻清奇,內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爐火純青,返樸歸真,佛之書矣!」

 

 

https://goo.gl/pauhyE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The Chinese character “fo,” which means “Buddha.” 佛)

標準

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6%9b%b8%e6%b3%95%ef%bc%8dthe-chinese-character-fo-which-means-buddha-%e4%bd%9b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The Chinese character “fo,” which means “Buddha.”

 

古往今來,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但書法卻不然。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 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書道除外。書法,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學問的深 淺、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無以遁形。且不說書法,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對於一般人,也 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展觀史論,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 道,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尤凡歷代書道大家,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懷素、何紹基、 張懷瓘、岳飛,近有于右任等,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學識為書之棟樑,書之基石;德為書之格調,書之神韻,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書法,脫俗無華,格高境妙。時而龍蛇走筆,轉鋒又童心天趣,平中見奇,飄逸自如,渾厚華滋。行墨連綿,氣韻暢達,字勢或雄 渾矯健如龍躍天門,虎臥鳳闕;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鶴翔松間;或樸拙率真,孩心無執。脫盡輕鮮煙火之氣,收斂內含,俗 染浮雜已然蕩盡!正是『天質自然,韻達性海,故柔中見剛,華而清奇。』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精深的才華,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 揮體成,而紮實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在初涉書門之時,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我們見 到書法的第一張,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華宮日月麗陽天,喜乘西風六月閒,故朋來從叭聲望,始知暑氣 已冬殘』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高風清奇,不染塵俗。三世多杰羌佛深居古寺,卻以超凡的證量,發抒情懷,闡顯寺廟雖一室 之間卻為孤隱清高,超凡脫俗,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故吟曰:『華宮日月麗陽天』統率日月之天地,而會之人間福盛,一句『喜乘西風六月閒』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心境無遷,閒於寂靜,放展宇宙,輕安極樂,人 我兩忘,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已與世超然,清淨無為,三世多杰羌佛不記時日,應無所住,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登車奔馬 告訴三世多杰羌佛,已經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會意卻莞爾一笑。由此境界,我們可見三世多杰羌佛之書法如何 脫盡人間煙火之氣,是真正的佛陀之書啊!

 

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 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 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 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 內藏儒雅風魂。拜讀三世多杰羌佛筆下的『聖』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佛』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 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實上,於實踐中,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正是『基深內養,始行萬里,感諸境入性,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而得 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因而三世多杰羌佛筆下字字珠璣,遒潤曼妙,無所不具,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 筆,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豈可言喻!要龍飛鳳舞,具之;要砸釵金石,已見;要柔中見剛,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 韻清奇,內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爐火純青,返樸歸真,佛之書矣!」

 

https://goo.gl/7SJDva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