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大量轉發 有些人,比豬還笨!

標準

有些人,比豬還笨!

 

不是罵人,沒有絲毫辱豬的意思,在佛教中都是眾生平等,我只是在陳述事實。人們經常把笨人說成比豬笨,但有豬會救人、會感恩,“菌中之王”松露,只有豬才最會找,人不能及其項背。所以,有聰明的豬,也有愚蠢的人。有很多人,愛吃會睡比豬強,腦子卻比不聰明的豬還笨!比如面對祿東贊法王的大成就,很多人就是一句“祿東贊法王成就了,真了不起!”就完了,繼續他們混吃混喝什麼也不想的日子。問到法王留下的“拜別文”什麼含義,他們說:“法王圓寂了,跟佛陀師父告別,很禮貌嘛。”唉,這些人既愚蠢又可笑,腦袋裡裝的就是笨豬腦髓!

這些所謂佛弟子,有沒有思考過這件成就大事背後的深義?有沒有想過,祿東贊法王的成就,就只關係到法王一個人的成就嗎?拜別文,就只是拜別、告別而已嗎?法王三次預言,說明什麼?精準無比的剎那生死自由,說明什麼?這麼明顯都不懂,難道不是笨豬腦袋嗎?哪一個法王有祿東贊法王的堅固子、舍利花的上等品相呢?法王到底想要對我們說什麼?我們有沒有看到祿東贊法王為我們證明的成就方向呢?

首先, “生死自由”的含義到底是什麼?學佛的人對這四個字說得很順嘴,但都是過嘴不過心,並不真的知道生死自由需要多大的本事和力量。人類生死,這是亙古以來最大的恐懼和無奈,沒有哪個凡夫能在無常面前自由!沒有哪個凡夫能推延、提前、抗拒、掌控死亡的到來!唯一只有學到真正佛法、證到“生死自由”的佛教大成就聖者可以!生死自由,那便是不受任何外界力量的約束,上至佛菩薩,下至閻王殿,都不影響我的自由,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全由我自己一個人決定,甚至已經死了,想起還有什麼事沒辦完,那就再活過來,辦完事再走。“生死自由”與“預知時辰”是完全不同的,用句俗話,預知時辰只有知情權,而沒有掌控權,能知道佛菩薩什麼時候來接走自己,這當然已經很了不起,但佛菩薩來接的時間是佛菩薩定的,他自己左右不了,自己是被動的,不能自己說了算,自己並沒有達到真正的自由。

祿東贊法王的成就呢?從兩年前至今,他從沒說過一個具體要走的時辰,只公開預言說是要走了。直到世界佛教總部兩位董事問他何時圓寂,他說的是:會等到最後一場法修了,盡快圓寂,寫下決定圓寂書,不會耽誤時辰。這是什麼意思?從來沒說具體圓寂的時間,只說到最後一場法,這最後一場法可以是任何一天的法啊!這並不是提前預知一個圓寂的固定時間,那又為什麼說到不會耽誤時辰,時辰都沒有耽誤什麼時辰?筆者直至見到“拜別文”中那一句“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才恍然大悟,我的天吶!原來是他給自己定了一個圓寂離世的時辰,就是他寫拜別文“落筆”至“墨跡未乾”之間!!!這麼短暫剎那的時間他說走就走,何其瀟灑的大成就,何其自由而精準的生死掌控!!!

所謂有些作上師的,佛弟子們,你們還沒什麼感覺嗎?難道你們真的比豬還笨嗎?你給自己定個圓寂時間試試?你說走就走試試?你能嗎?你連自己明天出恭的時間都掌控不了,還掌控生死?那不是包天妄想嗎?凡夫,生死自由的絲毫氣味都沾不上!
難怪啊,祿東贊法王荼毗出史無前例的上品堅固子和舍利花。堅固子和舍利花,是以成色、品相的圓滿美妙程度,來鑒別成就者的高低等級,而不是依數量。也就是說,品相成色越好,代表成就越高。祿東贊法王荼毗出的堅固子,潤澤圓滿,晶瑩光潔,毫無瑕疵,舍利花更是五彩絢麗,尤其是鮮艷的孔雀綠和紫羅蘭色舍利花,幾百年難得一見,代表著摩訶薩的成就,是真正的至寶聖物。現準備在美國聖跡寺造塔供奉。

 

有些人,比豬還笨!

 

有人問為何祿東贊法王成就如此之大卻保留不了肉身不壞呢?對此,法王臨走前半小時,一邊磨墨一邊對身邊的人說: “佛陀師父的弟子中,肉身不壞的成就者已經很多了,比如普觀長老、果張長老、通慧長老、悟明長老等等,但是,佛教歷史上,留上品堅固子和舍利花的,卻極其難見,到時候我就來證明一下我羌佛恩師傳我的至高佛法吧。我雖然肉身金剛不壞,但我不留肉身,荼毗火化了,好讓大家看看這世界的佛法真鋼在哪裡。我的羌佛恩師,是佛法之冠,豈止是渡人成聖,包括人非人等皆於皈依修法解脫。我圓寂后不久佛陀師父就要收一批外道上神、中神、神靈弟子,到時候你們會見到特別大的聖境現前,神靈在聖跡寺入大雄寶殿的時候,會發生地震,但是這叫大地震動,不是傷害任何眾生和物件的地震,等著看吧。”果然,2018年10月10日下午,羌佛在聖跡寺為外道王爺、千歲、虎爺等作皈依, 5點56分,發生地震了,當開初教尊擔保成功時,打不開的法門終於由護法打開了,驚世的聖境在眾人面前展現,在場七眾弟子驚歎興奮不已。

祿東贊法王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佛弟子們,放眼當今整個世界,有誰能及?說實話,近百年來,佛教各宗各派,到底成就解脫了多少人?每個宗派都說自己這一派擁有讓眾生成就解脫的妙法,但是,幾十年修下來,像祿東贊法王一樣真正掌控生死的,全世界幾億佛教徒中,有幾個?沒有一個能跟法王一樣精神抖擻磨墨寫文,落筆剎那西去!讓人悲哀的現實是,許多宗派的長老們自己都不能解脫成就,在痛苦中死亡、輪迴,他們座下的弟子,就更不要提成就二字了。遙想當年,且不說釋迦佛陀住世時的成就盛況,就說西藏蓮花生大師弘法時期,成就者多不勝數,噶陀寺一個派系,七百年間就有十萬人化虹光成就。但如今呢?各大派系包括噶陀寺,近百年來究竟有誰化虹成就?化什麼虹了?一個都沒有,連著名的法王都沒有成功過一個!有句本不想說的話,他們早已失傳了佛法,但為了維持自己的威名,現在的做法是,將未能成就而去世的宗派寺主長老肉身,抬到隱秘不准人去的地方,用七天時間,強行人工做成縮小到手肘高,對外宣稱是虹光身成就者。太可悲了!而漢地叢林中,如今哪裡還能看到如憨山、慧能、馬祖、虛雲、法尊、聖欽、太虛、正果、心寂、遍能等等生死自由的大和尚高僧?現在絕大多數被稱作高僧的人,包括上述高僧的弟子,不僅沒有任何生死自由的成就現象,最後基本都在醫院病床上呻吟了結。這個時代,成就解脫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幾乎聽不到了,預知時辰、生死自由已經變成了一種神秘的傳說,變得根本不現實了。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真正的佛法失傳了!

這不是憑我自己判說的,著名的青海隆務寺卡索老活佛,曾在接受訪問時說:

“人心壞了,佛法也散了,我們的藏經閣全被燒了,各地的寺廟也都是這樣,很多典籍都是了不起的文化財富呀,不光是我們出家人,也是整個國家的寶藏。我從83年開始到處搜集,重刻經板,但力量有限,資金也有限,我的主要精力和幾乎所有的錢都用在刻經板上,到現在能恢復的大概也就20%左右,大多數的經書法本已經永遠的失傳了。”聽到了嗎?你們想要學的真正的佛法,在那80%失傳了的法本中。

老活佛說得很現實。例如眾所周知的勝義火供法,87年前,頗邦卡大師和康薩仁波切修成過真正勝義的火供法,之後呢?誰見過?全世界的火供法都只是念誦儀軌,各種人為儀式,根本沒有勝義二字可談,因為它失傳了,沒有了,它就是卡索老活佛說的失傳的80%的佛法之一。但是,2018年9月19日,就在美國聖跡寺,很多佛弟子親眼看到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承的巨聖德修成了失傳87年的真正勝義火供法!這容後細說,我們先來解讀祿東贊法王的拜別文。

法王在拜別文中專門說到自己曾經拜師求學的經歷:“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勤修苦練無效。”這也正是卡索活佛說的佛法失傳的實際體現,一旦真佛法失傳,無論向多少身份地位顯赫的人求學,無論多麼勤修苦練,最終只能得到兩個字:“無效”。

學佛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解脫成就,脫離輪迴嗎?可縱觀當今佛教界可悲的現實,哪裡還有了生脫死的真正佛法?佛弟子們的解脫之路究竟在哪裡?難道無量的眾生就這樣隨著佛法的衰微而沉淪生死了嗎?

祿東贊法王的福報因緣畢竟是不同的,他有幸依止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學到了真佛法。因此,他在“拜別文”中接著說:“感恩佛陀師父”——(他學到的真佛法來源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脫手印無上”——(他按“解脫大手印中”羌佛所傳無上修行法要行持),“密傳灌頂聖法”——(他得到了羌佛密傳灌頂的真正佛法),“我達生死自由”——(他依羌佛傳法修持,已證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他今天就拿出修羌佛所傳法的真實成就來證實),“就此落筆離世”——(他定下要在什麼期限圓寂),“墨跡未乾圓寂”——(他在寫下最後一句時,不等墨跡幹掉就圓寂),他寫到做到了!

法王短短一紙拜別文,含攝“源、行、法、道、例、期、時”,顯示了圓滿的證道成就過程!這是一個真正自由於生死的大成就菩薩告訴所有佛弟子的話,他在用自己的實例告訴我們,其他上師法王、法師高僧們教他的佛法沒能讓他有受用,而他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裡求學來的,是最圓滿的無上大法!是他的佛陀師父羌佛所傳的《解脫大手印》的行與法,讓他結成了生死自由的聖果!除了祿東贊法王,還沒有發現佛史上誰做到過這一顯聖。他的顯聖是在證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太大、太高、太無上,是無聖可及的!法王寫的拜別文是在告訴我們,不要走歪了路,失掉機會了,真正能令眾生達成解脫成就的無上佛法,在他的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裡!!!

事實就是如此啊,佛弟子們,實例都擺在眼前的,當今的佛教界,你在哪一宗哪一派能看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的成就盛況?羌佛座下成就解脫的弟子,何止祿東贊法王一個!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這個世界弘法以來:

一九九一年,王靈澤大居士聖尊,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生死自由得大成就,某日當街而坐為有緣人講法,講說善惡因果,講極樂世界之美妙,講法性不滅、頓超直入,講羌佛所傳真正佛法的博大精深。街上一聞聽王老講述之人問:“王老你能生死自由嗎?”他說:“能”。問:“什麼時候呢?”他說:“現在。”說罷將凳子一推,就地盤腳坐化往昇極樂世界,當街盤坐七日七夜,端正如鐘,周遭善信無不震驚膜拜。後荼毗得堅固子十三枚。

一九九一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趙賢雲居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預知往昇時辰,往昇前三天回老家與親人話別,說自己要去極樂世界了,親人們見她面色紅潤健康,還以為她在玩笑,拉著她打了一陣喜樂麻將。三日後夜晚,她與子女通曉閒話家常直到天亮,她忽然坐起說觀世音菩薩來接她了,結手印坐化往昇極樂世界,家人鄰居親見觀世音菩薩駕臨接引,圓寂後三日,法體仍紅光滿面,栩栩如生。

一九九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闕祥壽居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全身兩次大放毫光,照徹黑夜如同白晝,達虹光成就,家中不學佛的後輩們親見,當下發心棄惡從善,包括他那殺豬為生的女婿,放下屠刀,皈依學佛。

中國佛教南傳第一站的霧中山開化寺方丈普觀老法師,與其師弟接王寺方丈果張老法師,在一九九二年夏的一次禪七中,得護法菩薩告知最偉大的聖德駕臨,法師當即出定中斷禪七,擂鼓鳴鐘,率大眾擺駕恭迎最偉大的巨聖第三世多杰羌佛,並攙扶當時年輕的第三世多杰羌佛進入開化寺。普觀法師自此虔誠依止羌佛座下學法,一九九八年,他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功行圓滿,生死自由而圓寂坐化,至今肉身金剛不壞盤坐塔中。

二零零一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多杰洛桑老法王,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預知時辰圓寂,荼毗時,其金剛之身於烈火中焚燒六個小時不壞,經祈請後肉身才火化成功,並拾得堅固子一百四十一枚。

二零零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候欲善教授,修羌佛所傳彌陀大法,預先去西方極樂世界遊覽,返回後依照與阿彌陀佛約定的時辰按時往昇。

二零零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林劉慧秀居士,修羌佛所傳彌陀大法,先預覽極樂聖境,再按時坐化往昇極樂世界。

二零零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弟子余氏一家的再三懇求下,將已經死亡、瞳孔放大身體冰涼的弟子余林彩春召回人間,讓她過完七十歲生辰後再往昇。果然,余林彩春復活清醒與家人團聚慶生後,按時往昇極樂世界,臨終面帶微笑,極樂世界迦陵頻伽聖鳥環繞唱誦。

二零零四年,王程娥芬大居士,修羌佛所傳彌陀大法,往昇極樂世界,荼毗出六十多枚五彩堅固子及上品舍利花。

二零零四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唐謝樂慧居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往昇極樂世界,並荼毗得堅固子二百多枚。

二零零四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盧全芳居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往昇極樂世界,眾人親見西方佛國打開天窗,阿彌陀佛親臨接引,荼毗出堅固子四十九枚。

二零零五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王篤川教授,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往昇極樂世界,荼毗出堅固子二百多枚。

二零零四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釋了慧法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坐化圓寂,阿彌陀佛親臨接引,法師已坐上蓮花,但她親耳聽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告知阿彌陀佛希望暫時留她下來,不要接走,阿彌陀佛同意,於是她至今仍健在於世,據知她現於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做法音工作。

二零一二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噶舉雪巴派法王,西巴寺主大西拉仁波且,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坐化圓寂,身體大放虹光,圓寂后十八小時身體仍熱氣騰騰。大西拉仁波且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便虔誠依止羌佛座下學法,在本世紀初妖孽對羌佛心生不滿時,他曾嚴厲教化僧俗弟子:羌佛是無比偉大的聖者,與釋迦佛陀一樣偉大,凡夫心識怎可了解佛陀如龐然宇宙之境,無論羌佛在東方西方,隨時都觀照著我們。

二零一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千年古寺江西馬祖道場龍居寺方丈通慧大長老,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坐化圓寂,肉身金剛不壞,現已肉身穿金供奉。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通慧大長老就虔誠依止在羌佛座下學法,他還在寺廟中為羌佛修專門的大殿。他去緬甸請佛像時,緬甸全國上下同時夢到他是金身羅漢駕臨,第二天都到邊境持供迎接,人山人海,舉世驚嘆。

二零一五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峨嵋山九老洞住持、霧中山接王寺方丈107歲的果張長老,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生死自由。他示現病相入醫院,已經宣佈死亡身體已經冷掉後幾個小時,又活了過來,說不能在醫院,要回寺廟圓寂。回到寺廟第二天即坐化圓寂。圓寂十一天後仍栩栩如生,有不法之人用針刺法師血管,當下鮮血流出,表法肉身菩薩之地境。果張法師多年來每每提及羌佛恩師,便悲淚長流,為周遭眾生遠隔重洋無緣受教於羌佛而難過。九十四歲時,因感念羌佛師恩及悲憫眾生而觀修聖法,突然全身大方紅光,被在場弟子拍攝下來。

二零一五年七月,祿東贊法王在寫給台灣覺行寺籌備委員會的一封信中,拒絕了他們邀請他出任方丈的請求,說他沒有因緣了,等不到覺行寺建成了。

二零一七年,釋因海聖尊,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圓寂第十日開始脫胎換骨、二十幾天後變成另外一尊莊嚴無比法容,眉毛鬍鬚變得濃密,面部變得飽滿,圓寂三十一天後依然是紅潤健康相狀賽過活人。現被世人稱為重大奇聞軼事,科學無法解答的迷(大家可在YUTUBE上面輸入因海聖尊名號即可查到相關電視報導)。

二零一七年,祿東贊法王在《我敢保證功德與罪業、佛降甘露》一文中,告訴廣大行人他等不到古佛寺奠基了:“……我已經沒有瞻仰禮拜古佛寺的因緣了。……我雖然對生死有把握,但到了佛土再返回人間,我就沒有把握,因為不知道阿彌陀佛批不批准我返回人間現身禮佛,除非南無羌佛恩師召喚我。”

二零一七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趙玉勝居士,因功德殊勝,羌佛請來阿彌陀佛親臨現身為趙玉勝傳法,阿彌陀佛還引領趙玉勝觀覽極樂世界景象。兩月後,觀世音菩薩親臨接引趙玉勝往昇西方極樂世界,連趙玉勝身邊的陪護和鄰居都親見此聖境。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世界佛教總部咨詢中心的第20180102號回覆諮詢,公佈祿東贊法王對自己圓寂的預言:“今天總部兩位董事去請示法王,有人問法王什麼時候圓寂,祿東贊法王說,他是修第三世多杰羌佛本尊法成就了生死自由的,他會盡快把最後一場法修了,寫下決定圓寂書就圓寂,不會耽誤時辰。”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勝義火供大法會”在祿東贊法王的祈請下,由巨聖德主持,在美國聖跡寺開壇舉行。法會聖境空前,羌佛傳承的巨聖德對空喊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金剛佛母,就此一聲,當下在場的佛弟子看到全身藍色的法界女性佛陀金剛佛母飛躍翻騰來到聖跡寺上空,金剛佛母雙眉間射出一道閃電火光,剎那點燃了壇爐中的六條檀香木,頓時烈焰熊熊,完成了勝義火供,當時妖魔被金剛佛母收服在袋囊裡,掏進伏魔缽中鎮壓,動靜震駭,驚撼無比!佛弟子們,認真環顧一下,現在這個世界上,有哪一位祖師、大尊者、大法王、大法師能有本事把金剛佛母請來虛空現身,讓人親見真容,修成勝義火壇供呢?可以斷言,當今世界根本找不到一個能有如此高深的道行!更沒有人有如此真鋼的佛法!已經杳無音訊八十七年的勝義火供法,由唯一掌握著一切佛法的佛陀帶到了人間!當時巨聖德在法會上公開宣佈,祿東贊法王已經等到了他要祈請的最後一場法會,很快就要圓寂了。

九月二十日子夜,祿東贊法王寫下了給他的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拜別文”,落筆剎那圓寂。兌現了他所說的“盡快把最後一場法修了,寫下決定圓寂書就圓寂,不會耽誤時辰。”徹底生死自由!

九月二十六日,祿東贊法王法體荼毗後,得聖物上品堅固子和五彩舍利花。

(以上這些成就實例,讀者只需上網搜尋,即可看到報紙或其它媒體的詳細報道)

短短二十多年,羌佛座下就有三十多件記錄在案的驚人成就實例,未列在案的成就者多達數百人。更有如降養清真老法王這樣的高僧大聖者,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身體已經修成半透明狀,來無影去無蹤,再如格蘭德謙釋勒玉尊、旺扎上尊等等,還有一些不愿為世人知曉的聖德,他們都是修羌佛所傳聖法而得成就,他們的證量太過高妙,實在難以在此用片言隻語詳述,待日後另成篇章。

佛弟子們,生死,這不是無關我們痛癢的事啊!這是每個人都要面臨的切膚之痛啊!輪迴痛苦,真實得很啊!沒學到真佛法,白費一生光陰不說,很可能還要墮落惡道變貓變狗變蟲蛇,甚至墮地獄進油鍋刀山,苦難巨大啊!佛弟子們,人潮如山、聲名顯赫、身份崇高等等,這些都與你們的成就解脫沒有關係,唯一與你們自己成就解脫有關的,是有沒有真正的如來正法!你們跟誰學佛,在哪裡學佛,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你們學到了真正的佛法沒有?!!歷史的事實已經告訴我們,學到了真正的如來正法,只要你虔誠如法修學,成就解脫,脫離輪迴苦難,就如九頭牛拉一個小石頭那樣輕鬆易得。反之,若學到的不是真正的佛法,便是你這顆小石頭,身後拖著輪迴痛苦的九頭牛,難有出期啦!佛弟子們,如果祿東贊法王的大成就,如果這麼多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們的解脫實例,都還不能讓你清醒你該走哪條路去尋找如來正法,那就只能說明兩點:要麼你是真的愚癡透頂比豬笨,要麼你根本不是來學佛求法的大笨蛋!

人生太短了,佛弟子們,該思考了,不要到無常請你喝茶了,你還是輪迴凡夫一個,還沒找到能救你出離輪迴的真佛法!

 

 

佛弟子:陳依固 肺腑之言

 

 

請大量轉發 有些人,比豬還笨!

 

此文章鏈接:https://greatprajna.org/2018/10/17/%E8%AB%8B%E5%A4%A7%E9%87%8F%E8%BD%89%E7%99%BC-%E6%9C%89%E4%BA%9B%E4%BA%BA%EF%BC%8C%E6%AF%94%E8%B1%AC%E9%82%84%E7%AC%A8%EF%BC%81/

 

 

#祿東贊法王  #圓寂 #上品堅固子 #舍利花 #生死自由

廣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