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參禪”之旅

標準

我的“參禪”之旅-1.jpg

我的“參禪”之旅

幾年前,我到一個著名的禪宗道場當小居士,開始我的“參禪”之旅。每天繁重的農活之後,偶爾參加打坐也只是打“瞌睡”坐而已,偶爾聽聽CD中的老和尚說話,我以為這就是參禪,心裡很失落。直到後來,我发现有好几个行为举止异常的僧众,据说是打坐过程中,由於種種原因出现了问题,之後也沒有得到正確引導和對症的治療,所以好多年來一直疯疯癫癫的。那時我产生了些许恐惧,原來打坐的副作用這麼可怕呢!我想到自己每天在那裡打瞌睡,盲修瞎練,万一有一天我也變成這樣怎么办?每天打坐的時候看到她们,心里的压力真的很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參禪打坐怎么會變成這樣?我百思不得其解……

印象最深的還有一次禪七,期間當家師父抱怨說,廟子里的一位老師父在突發重病時根本就不應該送去急救,而是應該當下念佛求往生,為什麼還要苟延殘喘地活著呢?這樣不是很痛苦嗎?當時在場的很多人都紛紛附和當家師,覺得這條生命實在是太不足惜了,根本就不應該急救。當時的我一下子懵住,很難接受,這話一定有問題,雖然我剛剛開始學佛,但是心裏在想如果人陷入重度昏迷、不省人事的話也能往生淨土嗎?他那時候哪裡能像《佛說阿彌陀經》中所說的那樣,一心不亂念佛十聲呢?根本做不到嘛!從邏輯上根本就行不通嘛!

後來我還聽說有位出家眾,發下了願,三年閉關坐禪之後如果不明心見性、開悟的話就還俗,三年很快就過去了,不幸的是這位出家眾依舊沒有開悟,結果當然是……真是令人痛心!

一系列的事情打擊之後,當小居士的我心灰意冷,仿佛走進了死胡同,前途一片迷茫,我不知道,接下去的路該怎麼走,我問自己如果這樣子稀里糊塗地出家,到底意義何在?萬般無奈之下,我竟然決定打道回府跟家人投降。而就在這個時關鍵時候,我聽聞到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彷如黑暗中的一道強光般,把我的退悔之心、我的迷茫困惑消融殆盡,沮喪的情緒一下子無影無蹤消失了。那一刻,我無比堅定的選擇了出家,而且很快就圓滿了出家的愿。

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地浅薄经历,可能連“参禅”的邊都擦不上,但確實反映了一部分所謂參禪的修行學佛之人的可悲現狀。后来我有幸拜读到帕母的《成道必修定观法》,又从网上看到公布出来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传的《禅修大法》,终于得到了完整的教授。哦,原来参禅是这么一回事。例如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藉心經說真諦》第216頁的講法,我明白了那些打坐出問題的出家人,他們是由於執著第七末那意識產生的幻覺,認為是真實的,不明白“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道理,所以就入魔了。而禪七期間那位當家師父的抱怨簡直沒有道理,正如《佛弟子趙玉勝接受了真實不虛的傳法》一文中所說的,如果你能像H.H.第三世多杰羌佛那樣現場修一個法,當場本尊阿彌陀佛現前,安排他日接引往升極樂世界,如此當然就不需要急救了。但是請問您有這樣的本事嗎?還有那位還俗的可憐出家眾,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兩個小時就開頂的頂圣佛法,開口如雞蛋大小深洞,神識能出能入,體外修法,脫離禪控,明心見性將是指日可待。

現在回想一路走來,我遇到那么多可憐的出家眾,他們多麼想要學到如來正法,他們多麼想要了生脫死,可是由於没有遇到如來正法,由於師長的教授和引导有問題,由於他們本人的執著,由於種種不同的原因⋯⋯導致無法成就解脫,而這樣的悲劇還在繼續發生,真是讓人痛徹心扉,最好的佛法就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這裡,可是很多很多眾生聽不到,我親見過有些很幸運有機會接觸到如來正法的人,他們往往被自身的各種障業困擾,在多種壓力之下失去法緣,不能聽聞如來正法,沒有了生脫死的機會,因此我只能深深歎息,同時切身感受到如來正法的百千萬劫難遭遇……,我慶幸自己能有福報恭聞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慚愧佛弟子--莞爾靈犀

二〇一七年八月

本文鏈接: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廣告

迴響已關閉。